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揭秘北京靓丽女咖啡托:“兑凉水锯末”百元(图

发布时间:2021-03-30 21:51

  法制晚报讯(记者 本报暗访组)七八个人凑一块,女的在微信上交友拉人出来喝咖啡与酒,男的充作服务员,设的局则是动辄上千元的消费……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接到读者报料称,一个咖啡托团伙正在位于东城区的新世界百货附近活动,专门以交友的名义利用年轻女子骗取年轻男性的钱财。

  记者暗访时,其中一个名为“冰冰”的女子邀记者前往该店,一杯速溶咖啡100元,一个果盘130元。当记者表示有事要离开时,该女子立即点了一瓶1980元的红酒。

  今年24岁的来京打工男子小冯(化名)向《法制晚报》记者反映,他最近在微信上认识了一个自称家在东北的女孩,怀疑是咖啡托。

  小冯称,他年前刚和女友分手。想尽快摆脱失恋的痛苦,4月中旬的一个周末,通过微信“搜索附近的人”搜到微信号为“w9930920511”、网名为“东北萌妹子”的女孩。

  “从照片上看,她是我喜欢的类型。”小冯回忆,“加了微信好友后,这个女孩子显得比我还主动。”才聊了一天多,“东北萌妹子”就表示想跟他见面,“当时也不知怎么的,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按照约定,次日中午,小冯来到位于朝阳区的成寿寺地铁站。“东北萌妹子”要求他从地铁站的C1口出站,见面后,便带着小冯慢悠悠地在地铁站附近转。不经意间,女孩走到一家名叫“乡谣冷饮”的酒吧门口说:“咱们进去坐坐,喝杯咖啡。”

  于是,小冯跟了进去,坐下后便感觉有些不对劲。酒吧里灯光昏暗,音响声震耳,邻桌的顾客也都是一男一女。

  这时,一个胳膊上文着身的男子将菜单递过来,“东北萌妹子”接过来没有翻看就忙着下单,“两杯咖啡,再来两个果盘”。

  点完餐后,“东北萌妹子”已经懒得跟小冯聊天了,时不时地掏出手机回着微信。无聊的小冯喝了一口咖啡,差点没吐出来:“哪里是咖啡啊,简直是兑了凉水的锯末。”

  小冯感觉不妙,起身想走,此时胳膊上有文身的男子走过来让他结账。一看账单,小冯吓了一大跳:一杯咖啡100元,2个果盘600元,一共800元。这时他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

  结账出店后,小冯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远处观察,发现刚分手的“东北萌妹子”又领着一个陌生男子走进刚才那家“乡谣冷饮”酒吧。而且,当他将自己受骗的经历告诉同租房的几个朋友时发现,几个小伙子都曾经被骗,其中一个男孩竟然也是被那个“东北萌妹子”骗了。

  4月20日下午,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随小冯来到成寿寺地铁站C口,发现“乡谣冷饮”酒吧坐落在中海城紫金阁小区的北侧的一楼底商中间。

  由于该站C口有C1和C2两个出口,分别位于底商的东西两侧,相距100米左右,而这个酒吧恰好坐落在两个出口的中间。

  为何选在这个位置?小冯的好友、另一个受骗的小伙子王杰(化名)认为,设在两个地铁口的中间,使得从酒吧走出来的人没有其他路可走。如果有人想不付钱突然逃跑,该咖啡托团伙会通知两个出口的人堵截。

  经过连续几天的蹲点,记者发现,在这两个出口都守候有带着对讲机的男子。而且,当咖啡店里的那几名女孩子单独进入地铁站时,他们都会亲切地打招呼;当女孩子领着年轻男子走出地铁站、走进酒吧时,带着对讲机的男子则一路尾随,直到前者安全进入酒吧方才离开。

  记者观察得知,4月20日下午两个小时内,共有4名女孩带领年轻男子进入“乡谣冷饮”酒吧。其中,一个身着粉色外衣的女孩子在40分钟内,两次带领年轻男子进入该酒吧。

  5月初,记者加了“东北萌妹子”微信好友,对方让记者称其“冰冰”。她还表示,如果想交朋友就先见个面。

  让记者诧异的是,“冰冰”提出见面的地点并不在成寿寺地铁站附近,而是变成了东城区崇文门附近的新世界百货。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此时发现,“乡谣冷饮”酒吧从五一过后就没有开门,店里的所有设施也都没有动。

  为了确定他们的详细位置,方便后期的跟踪暗访,记者请小冯再次联系“东北萌妹子”。由于有喝过咖啡的经历,双方很快约定,在崇文门外新世界百货门前见面。

  5月4日下午,小冯到达约会地点十几分钟后,“东北萌妹子”再次挎着蓝包出现了。只见她带着小冯沿东新隆街西行50米左右,左拐进入了五老胡同的兴隆都市馨园小区外的一条通道,在门牌号为2-10号、门口写着“休闲咖啡吧”的地方停了下来,并走了进去。

  当天,“东北萌妹子”又点了两杯咖啡。已经上过当的小冯不等她再点,便装作有事,乘机离去。

  摸清咖啡店位置后,5月5日下午,记者分两路展开暗访:一路提前守候在咖啡店外,另一路则直接与“东北萌妹子”接触。

  当天上午10时左右,守候的记者就来到兴隆都市馨园2号楼前,发现2-10号房门紧闭,店内空无一人。

  直到下午1时左右,3个睡眼惺忪的男子打开店门,不久又有3名年轻女子说说笑笑来到店里。只见这些人没在店里待几分钟,就陆续前往店外的社区健身园说笑、嬉戏。

  记者注意到,这3名女子中就有臂挎蓝包的“东北萌妹子”。当天,她穿的是白色短裙、白绿条相间的圆领T恤。不久,又陆续来了3名年轻女子,其中就有记者曾在成寿寺地铁站“乡谣冷饮”酒吧附近见到红衣女子。

  她们和店里的3名男子全部聚集到了健身园,男子抽烟打羽毛球,女子则不停地打电话。不久,几名女子陆续离去。

  2点10分左右,“东北萌妹子”带着一名穿蓝色衬衫的男子出现了。只见该男子来到店门口时迟迟不肯进去,“东北萌妹子”几次叫他,蓝衣男子才进到店里。记者注意到,每当有人要来店时,在健身园的3名男子总有两人回到店里。

  2点20分,蓝衣男子和“东北萌妹子”离店。2点26分她与本报负责正面接触的记者一同走进咖啡冷饮店。其间,还有一名身着黑裤花上衣的长发女子带着一名男子来到店门口。男子却迟迟不肯进去,很快装着打电话撒腿跑掉了。

  很快,负责守候的记者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走进该店,发现店里除了2名男服务员、先前进来的本报记者和“东北萌妹子”,再无其他人。

  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点了一壶花茶、一盘腰果,一名男服务员报价为花茶120元、腰果360元,外加服务费100元,共计580元。记者付账后,男服务员很快又将钱退回,还说:“哥,我们这里没茶,您到别处喝去吧。”当记者表示坚持要在这里喝茶时,该男子就将外面的男青年叫了进来。见状,记者只得离开。

  离店后,记者注意到,有一名男青年一直尾随在身后。即使记者走进位于兴隆都市馨园1号楼一家茶馆,该男子仍守在门口附近。直到记者坐下,点了一壶茶,该男子才离去。

  5月5日下午1点30分,本报另一组负责与“东北萌妹子”正面接触的记者来到新世界百货的麦当劳门口,并与其通过电话确定了具体见面地点。“东北萌妹子”在电话中告知记者,需要从麦当劳往北20米,右转至东兴隆街的一排古建筑房的门口。

  因为臂挎的蓝包非常显眼,记者当时一眼就认出该女子就是几天前在地铁成寿寺站附近带着男青年前往“乡谣冷饮”酒吧的那个女孩。

  自称“冰冰”的“东北萌妹子”见到记者后热情地说,咱们随便在附近走走吧,随即将记者带到那个冷饮咖啡馆。

  记者仔细观察了这家咖啡馆所在的位置,发现其和成寿寺地铁站的“乡谣冷饮”酒吧有类似之处。这个咖啡馆所在底商属于下沉式的设计,门前的通道并不宽敞,只有2米左右,全长在一百米左右。

  底商对面则是一排一米多高的铁栏杆,一般人难以轻易翻过去。只要在通道两头设置人力,如果有人想从这里跑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记者观察店内,发现面积不到30平米,中间是通道,两边则是三人座的高靠背椅。对坐的长椅中间放一张餐桌,形成一个相对密闭的小空间。整个店内左右两边一共有六组这样的餐台。

  当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与“冰冰”落座并点好餐后,服务员就走过来将餐台边上的帘子拉上。记者问其为何拉帘,对方回复为“给你们保证一个私密的空间,不被外人打扰”。

  落座后,那个胳膊上文着身的“乡谣冷饮”服务员再次出现。小伙子操着一口东北话,来到记者落座的桌子面前,递过来一本菜单。记者打开一看,普通一杯咖啡80元,略有个名字的就标价100元以上。

  记者还没有选好要什么,对面的冰冰就迫不及待地说,“一杯蓝山一杯卡布基诺,外加两个果盘”。不到一分钟,该服务员就端上了我们所点的餐饮。

  记者看到,两个透明玻璃杯里的咖啡没有丝毫区别,便选了一杯,放到嘴边尝了一口,想吐。咖啡不仅没有一丝热气,还是速溶的味道,只不过水兑得有点太多了。

  记者装作生气的样子质问:“这么贵的价格,怎么就用速溶咖啡来糊弄?!”冰冰听完此话,赶紧转移话题:“您来北京多少年了?”

  服务员端上来的两个果盘,一个是坚果果盘另一个是水果果盘。坚果果盘里有开心果、腰果等食品,水果果盘里则是切成片的西瓜和一些圣女果。记者问是否有牙签,小伙子告诉记者:“我们店里没有牙签,吃水果就直接用手抓着吃呗,我们这里有抽纸。”

  当服务员端来咖啡和果盘后,服务员就要求先结账,一共460元,但不能提供任何发票或者正规收据。

  记者付费后,正庆幸没有被狠宰,便欲脱身。对面的冰冰看到记者有走的意思,立即一口喝掉咖啡,大喊服务员续杯。服务员过来告知,该店没有续杯服务。没容记者说出“再来一杯咖啡”,冰冰就喊“那就来蓝莓饮”。服务员问:“调吗?”冰冰点了点头。

  不多时,服务员拿着一个玻璃分酒器和两个杯子来到记者的餐桌前:“酒已经调好了,1980元。哥,你是现金还是刷卡?”看到端上来的红色酒饮,记者大声问:“你这是什么酒啊,卖这么高的价格,给我退了吧?”

  “这是黑莓酒,已经调好了,退不了!”文身服务员答道。看到记者有些发怒,冰冰再次站出来打圆场:“哥,你看你那里有没有一千块钱,咱们俩凑凑吧。”冰冰说,“服务员,你们这里能微信支付吗?”

  在得到服务员肯定的答复后,记者拿出一千元现金交给他,然后冰冰也掏出一个手机对他说:“好的,已经微信转给你了。”自始至终,记者没有见到冰冰问过对方的微信号,或者有扫码的动作。

  记者交完钱,再次提出让服务员开发票。文身服务员走到记者面前说:“哥,发票机真的坏了。这样吧,我给你手写一个收据,3天后到这里换取发票。”

  说完,他便拿出一张印有“销售小票”字样的纸片,在背面写下“休闲咖啡吧,今日本店收1400元”,以及相关消费明细。记者发现,字条上没有标明任何时间以及单位公章。

  拿到这张所谓的收据后,记者决定离开,冰冰则起身将记者送到刚刚见面的地方。在路上,记者回头一看,刚才在咖啡馆里的一个小伙子就跟在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后面十多米远的地方。事后,负责守候的记者告诉正面接触的记者,那个跟踪的小伙子一直等冰冰与记者安全分开后才离开。

  5月5日当晚,记者又收到冰冰的微信,向记者讨要红包,理由是当天她“支付”了酒钱,记者应当还给她。看到记者没有给钱的意思,冰冰有些气急败坏,微信接连追问记者:“我就是要钱,你给不给吧?”

  今年3月,昌平警方通报称,其破获了一起“咖啡托”诈骗案,抓获涉嫌违法犯罪人员14名,其中11人被刑事拘留。

  年初,昌平东小口派出所陆续接到多起事主报警,称在昌平区天通苑一地下咖啡厅内有“酒托”诈骗。接报后,办案民警经过数天调查取证,发现咖啡店确实存在酒托诈骗的情况,团伙成员约有10余人,作案对象大多为年轻男子。

  审讯得知,该“咖啡托”诈骗团伙分工严密,有专门的键盘手、收银员、“保安”、“咖啡托”等。首先由两三个键盘手以婚恋、交友的名义在QQ、陌陌上假扮年轻女性,与男性网友聊天套取姓名及手机号码等信息,再由“咖啡托女郎”打电话将男性网友约到该咖啡厅进行消费诈骗。

  由于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暗访的“休闲咖啡吧”位于东城区,今天上午,记者向东城公安分局反映了该咖啡托团伙的情况。


上一篇:ag8网址邹平乾通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下一篇:木片行业前景及趋势分析